baiiiiiii

背景和头像都不是自己画的

我是初柏


混乱邪恶初中生


加油


【岛崎辉】很短的片段

  设定是还没交往但是很黏很暧昧的两人(?)

我终于有文可更了(大叫)

突然想到的脑洞,超级短小简陋。


  放假的时候岛崎总是会找到花泽,有时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约他出去,尽管花泽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一点点警惕,不过没有感觉到恶意总归还是和他去了。


  其实花泽也不清楚为什么岛崎总要黏着他,不过自己心里也没感到烦就行了。


  这一次是奶茶店,因为生意火爆的原因,店门口挤满了人。两人只好默默排队。


  “岛崎,你为什么不用超能力呢。”花泽看着前方,有点自言自语的感觉,“这样很轻松就可以买到奶茶吧。虽说我并不是想让你用……但是你这种人在平时很依赖超能力吧?”说完他缩了缩脖子,感到一阵心虚。总感觉在说以前的自己……


  “因为……”岛崎低着头,“因为想和你呆久一点吧。”花泽暗暗白了他一眼。这突如其来的情话是怎么回事,一点浪漫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周围人太多,他们只能肩贴着肩站在一起,虽然只是一点点接触,但是花泽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等他们买到的时候,店里只剩下两个座位了。


  两人面对面坐着,默不作声把吸管插进奶茶。


  “喂岛崎”花泽辉气突然指了指岛崎的脸,问道“你看不见东西吧,那你知道我长什么样吗?”这个问题确实让他困惑好久。


  “这个……”岛崎咬了咬吸管,“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可以感觉到。”


  “是吗……”花泽低头默默吸着奶茶。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手把他吓了一跳。“唉?”花泽抬起头,岛崎正揉着他的脑袋。


  “你看,这样我就知道你的头发是什么样子了。”岛崎说着,手指从他的额头向下滑。“眉毛……”他轻轻触碰着花泽的眉头。


  花泽僵着,一时间说不出话。他感觉到岛崎的手,划过他的眼睫毛。


  “还有鼻子……”岛崎用指腹点了点花泽的鼻尖,顺势向下,“嘴巴…”岛崎说着,手指轻轻摩挲着花泽的嘴唇,在嘴角慢慢徘徊。


  “那个……等下。”花泽推开岛崎的手,慌慌忙忙地起身。“天气有点热,我去买个饮料……”说着昏乎乎地走了。


  “笨蛋……”岛崎望着花泽的背影,轻轻用还留着余温的指尖触碰着自己的嘴唇,“现在是冬天啊……”

    

佛性更新(^^) 。


   


【律茂】论超能力的养成方式

  非常非常没有质量的摸鱼。。。开学大概只能周更这种小爽文

懒得不想动啊自闭了


       影山茂夫是律世界的基本。


  在律的内心里,似乎每一件事都与哥哥有着联系。但哥哥的存在遥不可及,他们间的距离不止在超能力,却让他止步于超能力。


  黑洞般的天空,突然有一点点半透明的气球状的东西汇聚在头顶,像野兽一样的嘶吼声从四周卷着尘土涌来。茂夫把他推向一旁,只看着天上的巨大恶灵。他的双眸里明暗闪烁,好像有烟花在里面盛放。


  律跌坐在地上,颤抖着喘着粗气 他动了动干涸的喉咙,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哥哥,小心……”他原本想这么说的。只是律没有想到哥哥的能力比他想象中更强大,强大到让他感到害怕——


  茂夫轻轻抬起手,只在一瞬间里,恶灵被狠狠撕成碎片向四处炸开。


  真的有烟火,在哥哥的眼睛里盛放了。


  那一次在山上迷路之后,哥哥突然变得遥远起来。


  ◎


  “想要拥有超能力”的想法出现在律心中。一开始它只是偶尔出现,律很快就将它否决。后来这种想法开始像洪水一样涌进他的脑袋。“我也可以站在哥哥身旁吗……?”律惊颤着,渐渐沉浸在炽热的幻想中,他抑制着这样的异样感,甚至喘不上气。


  ◎


  “哥哥,给我吧。”律在餐桌上说道。他接过哥哥弄弯的勺子,却一直盯着没有反应。直到他注意到哥哥奇怪的眼神,才慌忙把它掰回去。


  吃完晚饭后,哥哥去洗澡了。律回到房间,拿出了作业和笔。虽然心里想着要写作业,但只是捏着黑笔,看向空白的作业本。哥哥的脸出现在脑海中。


  律痛苦地闭上双眼,将脸埋在自己的双臂中。他只听见时钟和心跳的声音。


  门外突然出现了点响动,似乎是哥哥从浴室里出来了。律慌忙直起身子来,惊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哥哥,遇到什么事的话可以找我帮忙哦。”律不知怎的就来到了茂夫的房门口,说了句这样的话。


  “啊……”茂夫擦拭着头发的手一顿,“谢谢你啊律,我没什么事。”“哦……好。”律心底一沉,缓慢走出了哥哥的房间。


  ◎


  已经不想再被哥哥保护着了……


  律这样想着,第二天早早起来床。他偷偷从厨房拿了一些勺子,又轻手轻脚回到了房间。律深呼一口气,轻颤着拿起一个勺子。银制的勺子上映出他的脸,模糊又充满雾气。


  哥哥是怎样使用超能力的?律沉思了一会,将眼睛闭上。他之前从一本书上看到关于“精神力”的东西,虽说不知道真假,试试总没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律紧抓勺柄的双手忍不住摇晃了一下,他皱着眉头,任汗水沿他脸庞的轮廓流下。律趴倒在桌上,像被扎破的气球,用尽了所有力气。勺子被甩在桌旁,反射出刺眼的光。


  “为什么……”律死死握紧了拳头,双肩颤抖着 ,“为什么我不可以……”他胡乱又拿起一个勺子,吵闹的闹铃声终止了他接下来的行动。


  “已经六点半了啊…”律按掉了闹钟,正准备拿起勺子的时候,门外传来哥哥慌忙的声音。


  “律…可以帮忙看一下我的作业吗…?”


  “喔……”哥哥不会又在昨晚做作业的时候睡着了吧。律轻笑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勺子随意扫向一旁。“来了!”说完他起身朝门口走去。


  在律的背影后面,桌子上的勺子残留着他的余温。他没有看见那些勺子在剧烈又诡异地扭曲着,在桌上摆成一个很大的心形。


论超能力的养成方式:1%的___和99%的___

  


  


 


【律茂】沙雕向的黑猫paro后续

这是茂夫长出猫耳的第八天。所幸他并没有像律半开玩笑猜测的一般,变成一只完全的猫。

事实上,茂夫的身体在第三天就停止了变化。

在律知道这件事之后,兄弟俩就商量着把这件事告诉父母。父母很容易就接受了事实,毕竟是见识过勺子诡异地扭来扭去的大人了。

但是影山夫妇是这样,茂夫的同学就不见得能够接受。茂夫在自己房间尝试过用超能力把耳朵和尾巴弄走,但毕竟是自己身上长出来的东西,还是有点不忍心下手。所以律就干脆给茂夫请了一周的假,欠下的课程就由他补回去。父母也欣然同意了。

虽然是长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但茂夫认为它们一点用都没有。他长出了猫耳,但是原本的耳朵也存在,如果把猫耳捂住,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也就是说这双猫耳只是装饰性的存在,更不要说这条又长又黑(?)的尾巴了。

不过律并不是这样认为的。如果茂夫会读心术的话,一定会知道律的内心都是: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之类的东西。比如茂夫不小心出现在律的视线里,不管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在做什么,律都会微微张开嘴巴,兴奋地喘着粗气,然后脑子里又蹦出来一些变态的想法。

晚上律会抱着枕头,然后把枕头当作哥哥,一边流泪一边感慨地说道:我永远都喜欢猫猫!!

不过茂夫对这些事情一概不知。

在第八天,也就是茂夫要上学的那一天,他的猫耳和尾巴又奇迹般地消失了。茂夫迅速穿上衣服,然后带着粉嫩嫩的笑容跑下楼去。

律站在餐桌旁给面包抹上果酱,他听到“咚咚”的下楼声就转过头去,一句“哥哥今天还是起的很晚啊”还没说完,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律你看。”茂夫开心地转了个圈“没有了!”

“啊…….没有了。”律机械地把头扭回去,脸上仍然带着苍白的干笑,“恭喜啊,哥哥。”

看不到了,猫猫……律这样想着,他的内心世界早已变成灰白色,那些下流的想法突然崩塌了,只剩下飘零的灰尘和碎片。

于是一整天他都提不起精神,在学生会开会的时候还因为回想起了猫耳哥哥而痴笑出声。

茂夫倒是心情愉悦。

晚上的时候律在房间里摆了一个网上找来的仪式,非常虔诚地冥想了一夜。

拜托上天让哥哥的猫耳再长出来吧……

写沙雕写的很快乐!!!

一个失败的产物混更





在茂夫发现异常的第一天,他果断请了假。虽然嘴上说是感冒,但是却拒绝了律给的感冒药。

“休息几天就好了”茂夫是这样说的。

在律终于被说服回到屋子里的时候,茂夫颤抖着拿出了镜子。

很奇怪的,原本不应该出现在人类身体上的东西——猫耳和尾巴——不是渐渐长出来的,而是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

茂夫一边看,一边用手揉着毛茸茸的耳朵。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骚骚痒痒却没有痛感。

茂夫的第一反应是灵在搞鬼,但事实上他一点灵的气息都感受不到。也不像是什么病——到底有什么病能让人长出猫耳和尾巴呢?

茂夫躺在床上,用被窝把自己包得死死的,当他不情愿地感到尾巴毛茸茸的存在时,就会烦躁地把尾巴移到另一个位置。

到了第二天,他发现自己的牙齿长尖了一点。

茂夫烦躁地把镜子扔到桌上,泪水一下子随着他委屈的感受涌了上来。这时一阵猛烈的拍门声响起。

“哥哥,到底是怎么了?能和我说说吗?”律的声音急促又慌忙。

茂夫把脸埋在枕头里,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家人,最亲爱的弟弟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

“没事的,律。让我休息一下……”茂夫闷闷地回道。

现在是夏天,房间里虽然有空调但是茂夫不常开。燥热的空气仿佛要把人灼伤。由于经常闷在被子里,所以衣服被湿热的汗水浸透,紧紧地贴着皮肤,很不舒服。

真是一个世纪难题啊。茂夫坐在床沿上,不断咬着下唇。要不要去洗澡呢,要是被家人发现就完蛋了……

思考再三后,他决定趁家人都呆在屋子里的时候再悄悄出去。



茂夫拿好了衣服,把房门打开了一个小缝。他拿了一个毯子盖在身上,努力把耳朵和尾巴遮住。

“没人……”茂夫喃喃着,吞下滚烫的口水。他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哥哥……”律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茂夫停了下来,像雕像一样站在原地。他僵直着手臂,汗水突然沿着脸颊滴下。

“啊……啊,那个……”茂夫背对着律,紧张地发出了一些声音。他紧紧地收拢身上的毯子,生怕被发现什么。“我、我要去洗澡……”说着想抬起脚,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地像生锈的机器一样。

“哥哥,你现在……没事吧?”律的声音越来越近,直到他停在了茂夫的身边,关切地盯着茂夫的侧脸,一手扶在茂夫的腰上。

茂夫只感到腰上律的温度仿佛要烧开,律的气息灼热地扫在他的脸颊上。

“没、没事……律先回去吧!”茂夫抓着毯子,急忙冲进了卫生间,只留下律愣愣地站在原地。

茂夫猛地关上卫生间的门,靠在门上急促地喘着粗气。“呼……差一点就……”

茂夫打开了花洒,想用手试试水温。“听说猫怕水呢……不对,我又不是猫.!”茂夫胡思乱想着,并不想承认自己的现状。

好像……没什么其他感觉呢。

放好了水后,茂夫才把衣服给脱掉。他先将一条腿探入水里,没有感觉到异样才放心地进入水中。

“看来是没什么问题啊……”茂夫这样说着,慢慢在浴缸里蹲坐下来。然而在尾巴碰到水的一霎那,茂夫感到全身的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他赶忙跳起来躲到角落里,一边瑟瑟发抖地扶着墙。

“什、什么情况啊……猫果然怕水……”茂夫遗憾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是不能像以前那样泡在水里了啊。

【【【【【【【】】】】】】

“哥哥,你现在这个情况为什么不和我说呢。”律一边拿毛巾轻轻擦拭着茂夫的头发,一边问道。

“啊……因为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毕竟这样的事情……”茂夫心虚地挠了挠头。

“照哥哥这样说的话,会不会再过几天哥哥就会完全变成一只猫啊。”律收回了毛巾。

“什么……不、不会吧。”其实茂夫的心里也不怎么确定。

“呐,哥哥。知道青蛙王子的故事吗?”律突然俯身在茂夫的耳朵旁边轻轻说道,“变成青蛙的王子被公主吻了一下就变回去了噢。”

“啊……这个、”茂夫缩了缩脖子,“律、律的意思是说……?”


****-**--*/***--++-*//*-*-**-

“那个、律……喘不过气了……”茂夫含糊不清地说着。

律放开了茂夫的嘴唇,却没有松开搂住茂夫腰的手。“哥哥……”他的黑色眼眸沉了下去,染上一丝红色的情欲。

茂夫终于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抗拒地别过了头,“ 好像没什么效果..不然我先回……”说着便想要挣脱开来。

“等下!”律一把抓住了茂夫的手,“说不定.......也许接吻还不够呢....”

“啊……?”


【律茂】装作恋人(上)

  写了个我脑了很久的东西,总感觉有点失败(挠头。总之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写完

律茂不是兄弟关系的时候会发生啥

*有ooc慎入


“茂夫,你把这个饭带给小律吧。”影山夫人说着,把一个饭盒递给茂夫。


  “好的。”茂夫拿着饭盒,在玄关处换鞋。母亲口中的小律是他的邻居。两家关系很好,律的父母经常出差,所以母亲经常让茂夫带一些饭菜送到他家。


  律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只比茂夫小一岁。因为人长的好看和品学兼优,他在学校里算是女生的偶像。


  “叮咚”


  茂夫按响了门铃。


  接着一片脚步声响起,门把手被扭动了一下。律的脸庞出现在茂夫的视线里。“谢谢。”律温和地向他道谢,声音里却充满生硬的距离感。


  “啊……不用谢。那、那我回去了。”茂夫咽了一下口水,转身朝家走去。


  ****如果我们不是兄弟,会怎样?****


01

  在茂夫的记忆里,律一直是他的邻居。像漫画里的一样,茂夫卧室的一个窗户正对着他的卧室窗户。不过律一回家就会把窗帘拉得很严,虽然茂夫没有偷窥别人的喜好,不过还是有点点遗憾的感觉。


  因为他们两家的姓氏都一样,所以经常会出现一些误会。有一次一个女生来到茂夫家,后来才知道原本是要去律的家里送他生日礼物。


  “今天是律的生日啊……”那时茂夫回想起来。事实上茂夫并不经常参加别人的生日聚会,但是因为两家的关系,几乎每次律的生日,父母都会带他上门拜访。


  “茂夫君要和律好好相处喔!”律的父母这样说道,然后带着茂夫的父母去了另一个房间聊天。


  律总是沉默地看着电视,而他缩在角落里吃零食。彼此没有一句话交流。

02


  现在是四月,樱花开放的季节。


  喜欢律大概将近一年了。虽然律和他天差地别。茂夫知道。


  他是女生的偶像,是学生会的成员,而茂夫只是一个普通的初二学生。虽然他们是邻居,但他们的距离仿若有一个银河系那么远。


  其实茂夫不确定到底为什么喜欢上了律。他不认为自己是肤浅的人,会因为律的相貌喜欢上他。


  说不出来的感觉。


  呼……吸……


  03


  “等下!”


  律叫住了茂夫。


  “进来坐坐吧。我有一点事想拜托你。”


  茂夫怔了怔,“啊……好。”他转身缓慢地进入律的家里。这是第一次,律主动邀请茂夫到他家。


  茂夫坐在沙发上,他紧张地低着头,双手拘谨地放在大腿上。茂夫身边的沙发突然陷了下去,律坐在他身旁,给他递了一杯水。


  “谢谢……”茂夫小声地说道,将水杯贴近自己的嘴巴。


  会不会……这个水杯律也用过呢?


  茂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急忙闭上眼睛把水喝完。


  “嗯……影山学长……”律开口道。“是这样,因为最近学习实在过于繁忙,但是……就是,有很多女生……你知道,我一直蛮受欢迎…啊,可能这样说有点自大……总之……”


  茂夫低着头,始终没有看向律的脸,所以他不知道现在律有多窘迫。


  见许久律都没有出声,茂夫忍不住抬头向律望去。


  “怎么了……?”


  “学长……!”律突然拔高音量,他猛的站起来,把茂夫吓了一跳。


  “可以……假装是我的男友吗?”


  律涨红了脸,“这样的话,就可以让那些女生不再烦扰我了……”他说到最后越来越小声。


  “啊……啊?”茂夫只感觉到心脏漏了一拍。


  [可以假装我的男友吗?]他反复咀嚼着律的话,痴迷于这些文字,沉溺在他的嗓音中。


  就在此时,内心之中,茂夫抑制的这种爱,甚至让静脉都颤抖起来。


  “……可以吗?”律看着茂夫的眼睛,里面有自己的影子。


  “……茂夫?”律温柔地念着他的名字。


  快要窒息了。这种感觉。


  呼……吸……

04


  茂夫最终还是答应了律的请求。


  “为什么……是我?”茂夫只记得这句话不断徘徊在自己的脑海里,却始终没有说出口。他怕。他害怕好不容易得来的偷偷的幸福,被自己的一句话轻易摧毁。


  那天晚上茂夫没有睡着。


  一定是因为和我是邻居才拜托我的……律绝没有其他的意思……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没什么好兴奋的……


  说到底不过是假装的而已。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


  “没关系。”茂夫柔和地笑了,甚至说出声来,“只要是律,怎样都好。”


  真是没出息……那个声音痛骂着他。


  05


  上学的时候,律和茂夫是一起来到学校的。这个场面看起来有点违和,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却突兀地走在一起。


  “那……我先走了。”到了初一的楼层,律转头向茂夫说道。


  “啊……好的。”茂夫点点头,他刚想抬脚走向楼梯,就被一个人叫住了。


  “哇茂夫,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和影山律认识。”是茂夫的同班同学,一个叫伊藤的男生。“话说你从来没和别人说过啊,怎么回事?”


  “这个……”茂夫小心翼翼地看向律的背影。


  不要抱有希望,一切都是假的。


  “因为我和律是邻居。”茂夫轻轻地苦笑了一下,“所以才一起走的,不要多想啊。”


  远处,律停了下来。


  “邻居……”他轻声念着。


  06


  律和茂夫的事几乎传遍了整个学校。虽然茂夫说只是邻居的关系,可所有人却是半信半疑的态度。


  因为每一个在影山律面前讨论这件事的人,都被律的冰冷眼神吓跑了。


  很难相信只是邻居的关系啊……


  07


  中午,茂夫吃完了便当,刚从厕所出来走在返回的路上。


  律突然从后面拉住了他。


  “律……?”茂夫愣愣地出声。“你怎么在这?”


  “因为你每次吃完午饭都会去厕所一趟,所以我就来了。”律的语气很绝对。“我有事想说。”


  “哦……那你说吧。”茂夫默默地挣开律拉着他的手。


  “为什么说我们是邻居的关系?”


  “我们……本来就是邻居啊?”茂夫有点不明所以。


  “不是说好假装情侣吗?”律皱着眉头,有点激动地说道。


  “可是……”茂夫低下头,一只手捏着裤子的布料。“可是我……没办法撒谎……”


  “啊……那你是想……”律突然情绪高昂,抓住了茂夫的肩膀,“你是想真正和我成为情侣关系吗?”


  “什……”


  心中的意图被说了出来。茂夫突然涨红了脸。他感到羞耻,好像自己的衣服被脱了光,内心丑陋的秽物毫无阻拦地暴露在空气里。


  直到最后一次呼吸,银河般的眼泪才四处散落下来。


  “没有……我没有过这种想法!”


  茂夫挣脱开律的双手,跑了出去。他像搁浅在岸一样,陷入了绝望和无边的黑暗。在心里温养了一年的花,突然之间就枯萎了。


  “笨蛋……”律看着茂夫离开的身影,捏紧了拳头。


  “影山茂夫,你个笨蛋!”他们两个人的心里都如此想着。


  


一点骨科合集

*1*



影山律最近夜里辗转反侧的原因是:哥哥竟然和女生开始来往了……?

虽然他知道哥哥一直喜欢一个叫高岭蕾的女孩子,但是一向害羞不善于表达的哥哥与学校偶像来往几乎是不可能的。原本影山律是可以很放心的,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本来只是以为哥哥最近的心情比较好,就连饭量也增加了好多,这原本是件好事的。但影山律总是觉得有蹊跷,直到他偶然遇见哥哥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生走在一起。

他们贴的很近,好像连说话间的气息都快连在了一起。而且有说有笑,好像……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影山律躲一棵树后,在路人诧异的眼光下,捏爆了手中的易拉罐。在哥哥发现他之前,影山律快速跑进附近一个小便利店,隐藏在商品中。

他止不住地喘气,只能用手用力捂住嘴巴,好让自己不发出奇怪的动静。

哥哥……是在和那个女生交往吗?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允许有他以外的人和哥哥谈笑风生呢?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生,也可以让哥哥露出那么幸福的笑容吗?

脑海中两人的影像越清晰,影山律心中的愤怒就越深,和其他不知名的情绪混杂在一起,几乎要把他拖进深渊。

晚饭的时候哥哥依然像前几天一样,多要了一碗饭。

“茂夫最近的状态真是不错啊。”影山夫人边欣慰地笑着,边给哥哥添饭。

哥哥有点害羞地挠了挠头:“是吗?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呢。”

影山律默不作声地吃着饭,他抑制着心里的异样感受,却还是控制不住用力地攥紧了拳头。

饭后影山夫人去收拾碗筷,哥哥回到屋子写作业。只有影山律一直没有回到房间。他站在哥哥的门口旁边,依靠在墙上。

要不要问问哥哥关于那个女生的事情呢…?影山律吞了一口气,低头不安地弄起自己的手指。万一……哥哥被我吓到了怎么办?

可是影山律真的很在意这件事,尽管那天晚上他没有冲进哥哥的房间,激动地询问他关于那个女生的事。



终于到了周六。

一家人刚吃完早饭,影山夫妇出门上班。影山律决定趁这个时机询问哥哥。

只是没有想到过了一会哥哥换了一身衣服,好像是要出去的样子。“啊……哥哥是要去灵幻那边工作吗?”影山律小心翼翼地问道。

“喔……”影山茂夫穿上了鞋子,然后笑着回道,“不是啦,最近师傅那边没那么多工作。”

“那是……”影山律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突然向前一步,抓住了茂夫的肩膀。

“是要出去约会吗?哥哥?”影山律一下子提高了音量,就连自己也没意识到此时的他是那么怪异。

“啊…?说什么呢……”茂夫被吓了一跳,“我要去……”买酱油。

“不行!”影山律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他抓住茂夫肩膀的手不断用力,却没有看见哥哥的痛苦表情。

“不管那个女生是谁,我不许哥哥再和她见面了。”影山律终于松开了茂夫的肩膀,又上前一步握住他的双手,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左肩上。

“律……?”茂夫侧过脸,并不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什么说这种话。在他看不见的暗处,影山律的双眸早已被混浊覆盖。

他似乎陷入了一个漩涡,恶臭和腐烂的气息把他吞噬干净。仅仅是这样一件不明不白的事情,就已把他逼得快发疯。

那天的景象仍然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甚至在睡梦中看见了哥哥与那个女生牵手、接吻的画面……

哥哥……哥哥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属于他的

私人品。



“原来如此……不好意思啊让律困扰那么久……”茂夫挠了挠头 “我和那个女生只是非常普通的朋友关系……甚至朋友也算不上吧。”

“是这样啊……”律终于松了一口气。

“律……”

“什么?”

“律是在吃醋吗?”茂夫忍不住轻笑一声。

“啊……”影山律捏紧手指,无所适从地朝旁边张望着。

“很可爱喔,律的样子。”

在影山律愣着发不出声音的时候,他的哥哥俯下身去轻轻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吻。

随后就红着脸跑出去了。

*2*沙雕产物

“小酒窝,拜托你帮我一个忙。”影山律突然拦住要去影山茂夫房间的小酒窝。

“哈?”小酒窝一脸莫名其妙。

“是这样的……其实我一直想要摸哥哥的手 。”影山律一本正经地说道。

“啥?摸茂夫的手?”小酒窝抠了抠鼻子,“你是变态吧?”

“拜托了,请帮帮我!”影山律无视了小酒窝的话,自顾自鞠了一躬。“如果贸然这样做会被哥哥当成变态的!”

“喂你,本来就是变态吧?!”



“原来如此……这样就可以摸到哥哥的手了么?”

“对。我现在把茂夫叫过来。”

于是影山兄弟和小酒窝在房间里聚在了一起。

“什么……玩游戏?”影山茂夫挠了挠脸。

“是的,我们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就要被指定做什么事。”小酒窝说道。

“这样啊……”影山茂夫低头沉思了一会,在影山律期待的目光下,终于点了点头,“放松一下也好呢。”

“好的,我们开始吧!!”

于是连续五局都是小酒窝输。

“你怎么回事啊小酒窝。”影山律一脸阴沉地看着它,“故意的吧?”

“小酒窝很厉害呢”影山茂夫笑眯眯道,“就连倒立着跳舞也可以做到啊!”

接下来在影山律的眼神暗示(威胁)下,他终于输了一局。

“啊啊,我居然输了!”影山律很夸张地惊讶道。“小酒窝,我要做什么?”

“这个吗……”小酒窝思考了一会。

让我摸我哥的手,让我摸我哥的手,让我摸我哥的手,让我摸我哥的手*n

“那就请律跳一支肚皮舞吧!”

影山律:?

*3*

最上篇

灵感来源于群里的墨研老师!!但是有一点改动这样(><)

可能会ooc(哭了)



从遇到他的第一天开始,影山律的生活几乎是一样的

一样的上学,一样的放学,一样的路,一样的四五个学生,一样的刺耳的哄笑声,一样的……蜷缩在地上的他。

“我说你…”那个女生蹲了下去,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庞,手指轻轻绕过了耳朵,将他的头发一把抓起。几乎是没有感情的话语,像恶魔一样。“你不会反抗吗?或者说跪在地上,用你那双泪花花的眼睛向我求饶也可以哦。”

“喂……不会说话吗?真是卑微到尘土里去了哦。呐,影山茂夫?”

“影山茂夫”这几个字突然窜进影山律的心里,他停下了脚步。好像有异物探进影山律的喉咙里,翻搅着他的胃。……一种恶心的感觉。

影山茂夫…影山茂夫…?原来如此,这个善良到懦弱的小狗竟然顶着和他一样的姓氏吗?

几乎是一瞬间,影山律恢复了表情。头发的阴影下,他的眼眸里——似乎像一个平静的湖,却突然染上漆黑的墨。



影山律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那条路,影山茂夫蜷缩在地上,他的脸上是肮脏的泥土。那群人似乎已经扬长而去了,只留下他在原地。

像一只可怜的狗呢。

“律……”带着喘息的很轻微的声音,涌进影山律的耳朵。

“律……”第二声,影山茂夫看着他,眼睛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雾,还缀着泪光。

突然是一片漆黑,他的声音却缭绕在影山律的脑中。



那是三天后的下午,影山茂夫仍然是被揍了一顿,扔在路边。

“喂。”影山律在旁边停了下来“你叫影山茂夫,是吗?”

影山茂夫睁开眼,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面前,还有他背后的一片燃烧的天空。风吹动野草的“沙沙”声不断窜入耳朵,一股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

“你……一直被他们欺负。”影山律再次问道,“对吧。?”

影山茂夫虚弱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看着影山律,没有说话。

“嗯……我可以保护你不被他们欺负喔。”影山律突然笑了,是很阳光的笑容,可是透着黑暗的腐烂气息。“有代价哦。”

“……啊?”

“代价是和我做爱。”

“为什么……?”

“这个……”其实是想要看到你被我操到哭但是咬着嘴唇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向我求饶的样子喔。

【dbq,我写不下去了】


就这些!之后大概还会发一点合集